【独家】大扫除兼做慈善 年关近回收物资倍增

【独家】大扫除兼做慈善 年关近回收物资倍增 芙蓉区长春企业公司号召30人,展开资源回收活动。

国人环保意识与日俱增,加上热衷响应慈善活动,农历新年迎新除旧的环保物资,数量比平日飙升50至100%!

年关将至,许多华裔家庭都展开迎接大扫除,将家中弃用却能再循环的废旧物品都送到回收站,也让资源回收站的废旧物品暴增。 


据反映,近几年随着民众的环保意识日益提高,资源回收的反应逐年变好,有些民众一面宣导环保,也借助资源回收作慈善公益,从而使民众更热烈响应支持。

私人机构加入阵容

有越来越多私人机构也加入资源回收的阵容,在提倡环保时,还将变卖废旧物资兑现的款项,充当慈善用途,关爱及协助弱势群体。

目前主要的再循环物品分为旧报纸、纸类、铝罐、玻璃瓶、电器、衣物、家具及日用品,旧衣物是众多物资中占最多的物品,而铝罐则最值钱,每公斤可卖3至4令吉,不过仅占少量。 

佛教慈济基金会芙蓉联络处资源回收主任周创安
——回收后自行分类变卖


新年前的资源回收量会较平时多上50%至1倍,我们也会在每月第四个星期日早上8时至中午12时,在特定的地点进行社区环保工作。 

随着人民的环保意识逐渐提高,很多人民也会进行垃圾分类,我们回收家庭物品如报纸、纸张、塑料容器、旧衣物、旧电器等;在回收资源后自行分类,然后变卖予回收商,所得的款项将会充当慈济慈善用途。 

目前每公斤旧报纸介于30仙至1令吉、铝罐3至4令吉。

“爱心资源回收运动”东主余国雄
——物资增加工作至更晚

每逢农历新年来临前,回收物资会明显增加至少一倍,除了周日我们都会收集环保箱的物品,这段期间因为物资较多,我们每天都得工作至更迟。

新年很多人都有买新衣过年的习惯,因此旧衣服也成为资源回收的主要物品,惟只有没破损的衣物才能被变卖,而最好价的回收物资如铜、铝罐等,却因为好价而甚少会被民众丢弃。

我们变卖物资兑现的款项,会将部分捐献予森华医疗中心及芙蓉美门残障中心。

芙蓉区长春企业公司中马区主席兼资源回收发起人余月金
——收入捐美门残障中心

今年我们已是第8年举办资源回收活动,而且每年都会举办两次,也就是新年前,以及6或7月各一次,资源回收所得的收入,将全数捐献予芙蓉美门残障中心,同时借着活动提高民众的环保意识。

每当新年前举办的资源回收活动,皆获得民众热烈响应,而且反应越来越好,一般相信是新年迎新除旧的关系。

我们主要回收报纸、塑料、铝罐、衣服等,却不回收木、玻璃及旧床褥枕头,希望民众留意,勿将此类物品一并拿来充当资源回收。

会员也参与此活动,协助分类各种再循环物品,我们会将资源分类,然后变卖给回收商。

我们也领养了两个资源回收箱,民众可将可环保物资丢进回收箱内,一方面提倡环保,另一方面可协助美门残障中心。

【独家】大扫除兼做慈善 年关近回收物资倍增 慈济在外面注明可回收及不可回收的物资,让民众在家做好分类及珍惜资源。

慈济旧巴生路环保长丁度明
——环保站收到许多“垃圾”

每年农历新年前夕,环保站的物资数量都会翻倍,有许多是住家趁新年淘汰的旧衣或鞋子等用品;而当中有的确有许多是无法回收的“垃圾”,包括一些发臭的衣物或是破洞的底裤。 

由于环保站是开放式的,很难阻止他人倒入,有的人甚至是晚上偷偷用罗里把家里不要的旧家具载来丢弃,一般都无法使用,只有一些再翻新可用,可用的,我们转交给慈善团体。 

以往环保站每两星期需载一次无法回收的资源去丢弃,如今近过年,平均每星期都出动两罗里把垃圾载去丢,也需要许多义工帮忙处理及分类环保站的资源,以免囤积太多。 

同时,环保站外也放有许多图片,提醒民众分辨什幺资源可回收,事前在家做好分类,让义工更易处理。

美门残障关怀基金会总干事谢秀贞
——30%物资不可回收

每年农历新年前的一个多月,就会有许多人把家里不要的物资交到我们的环保桶或是中心,但不知是否因为有数区的环保桶被当地人投诉移走,或是因为经济低迷,许多家庭都减少去旧换新,目前收到的物资尚很少。 

尽管物资在新年前会平常多出几倍,但当中有30%的物资是不可回收的,甚至掺杂了许多破烂、发臭或无法再使用的衣物及日常用品,我们需额外花费时间及金钱送往丢弃。

我们呼吁民众在把物资移交前,勿把不可使用或无法回收的送来;中心一般收取可变卖的物资,如报纸、塑料瓶罐、旧电器或故障的电器等,即使是可用的衣物也必需是完好可用的;以及不收旧家具。 

一般收到的衣物是把完好可穿用的转赠给会员或需要的家庭;一些旧家电在修好后除了以二手方式出售,也会在会员需要时,赠予他们。 

资源回收计划也是美门的重要收入来源之一,每月收入可占总收入的10至20%,希望民众把可用的物资捐给我们,以获取更多经费运作。

爱关怀之家总干事林国强
——社交网宣传教育

许多人对资源回收存有误解,认为可用或是印有可回收标志即可回收循环,其实有许多塑料是一次性使用的,以及有许多商贩为求省成本,一些塑料没有回收的价值或是收成的成本重于新造而拒收。 

例如该些装沙拉的盒子、蛋糕盒、装进口水果的盒子、软性塑料、吸收管,都没有厂家愿回收。 

过去的确有许多人把不能回收或是破烂的送来,随着我们通过义工及社交网站多次宣传及教育,大多数送来的物资都用得上,只有部分是不能回收的。 

同时,家具即使完好,我们也不收,因为在此工作都是特殊孩子,没有力量去处理,也没有空间存放;此外,鞋子及太破烂的衣服,也不可回收;但有些人想到可用就送来了,以致我每月得花费600令吉请人运走无法回收的垃圾。 

我们比较需要矿泉水瓶、铝罐或电器等,特别是报纸,可让中心的孩子加工,转售给金马仑菜农,多赚零用钱;另外较新的衣物也可售给二手商。 

不过,相比起10年前,资源回收可是中心的主要收入来源,如今不懂是经济低迷或是大家的环保意识抬高,如今资源收入只占50%,并勉强在扣除帮忙的中心孩子的零用钱、导师的薪水后,而收支平衡。

Related Posts